人教版八年級下冊五單元作文:古詩中的“煉字”藝

作者: 匿名   發布時間:2012年05月17日

  古人寫詩,十分講究煉字,常是“吟安一個字,捻斷數莖須”,“兩句三年得,一吟雙淚流”。下面就古詩的“煉字”藝術作一點簡要介紹。

  1、一字傳情。用凝煉的文字表達豐富的意思。如“不知何處吹蘆管,一夜征人盡望鄉。”(李益《夜上受降城聞笛》)盡:都。著一“盡”字,寫出了征人思鄉的人數之多,佇立盼望的時間之長。

  2、以動襯靜。如“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”(王維《山居秋暝》)前一句寫詩人所見:朗照的秋月,在松林間仿佛過了濾似的,分外皎潔,投下了斑駁陸離的光影,境界顯得更加寧靜。后一句寫詩人所聞:山泉格外清澈明凈,它在山石上潺潺流淌,似乎還能聽到它的叮咚的流水聲。用清泉流淌反襯“空山”的清幽。

  3、化靜為動。如“春風又綠江南岸,明月何時照我還。”(王安石《泊船瓜洲》)這個“綠”字寫出了春風的氣勢、力量和作用,境界開闊,色彩鮮明,給人以春意盎然,生機勃勃的美感。

  4、以動寫靜。如“沙上并禽池上瞑,云破月來花弄影。”(張先《天仙子》)月本是相對靜止的,但因為有了云的飄動,將“月”也寫得動起來了。著一“破”字,寫出明月沖破云層的動感。“花”本也是相對靜止的,但著一“弄”字,便將它寫得搖曳多姿起來。“弄”字意在點明:從云縫中探出頭來的月亮,把月光灑在嬌花上,像給嬌花蒙上了一層輕柔的白紗,晚風輕輕地撩撥著含羞帶嬌的花。花在月光的映照下擺弄著嬌羞柔美的倩影。“破”、“弄”兩詞,將云、月、花三種景物都人格化了,富有生命感。

  5、以實顯虛。以有形顯無形。如“綠楊煙外曉寒輕,紅杏枝頭春意鬧。”(宋祁《木蘭花》)“春意”是只可感知,不可聽聞的。春天來了,紅色的杏花擠滿枝頭,詩人就在這幅春景圖上著一“鬧”字,用擬人手法,把它寫活了。這一“鬧”字既是繪景,又是寫情,它不僅描繪了杏花盛開的艷麗景色,還寫出了在春風吹拂下,杏枝搖曳,花兒微動的活潑神情。

  6、以樂襯哀。如“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。”(杜甫《春望》)鳥語花香,本是令人賞心悅目的景色,花鳥本是娛人之物,但因感時恨別,卻使詩人見了反而淚落心驚。這樣以樂景襯哀情,就使哀情更哀了。

  7、一語顯旨。如“暖風熏得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洲。”(林升《題臨安邸》)這兩句表面上是說那些宴樂西湖流連光景的游人,陶醉于香風而逍遙自得。實際上這一“醉”字表明了那些忘懷故國的可恥嘴臉。這些人不但志氣喪失,甚至連骨氣也沒有了。凝聚了作者的感慨和激憤。

  “煉字”的方法是多種多樣的,目的是選擇最恰當的字眼來表情達意,鑒賞時須根據詩意仔細琢磨體會,體會詩人的“煉字”藝術。

大家正在看

相關作文

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