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該有的

作者: 純   發布時間:2020年07月14日

  屈服于現實,變得現實,究竟是正確的嗎?我不斷說服自己這也是成長,可這樣的成長并沒有讓我感到滿足,并沒有讓我覺得充實與踏實快樂。

  聽著那些發自肺腑的歌聲,我告訴自己世人沒有這樣深沉的感情的,只是在唱那歌的瞬間會噴涌出那樣的情緒,但人都得生活,總得放下感性理性生活。我告訴自己不可以這樣矯情的,人都在顧及自己生活,那些叫你笨蛋不要想太多那些說你傻瓜他一直都在的人,其實他得忙于自己的生活,當他的生活令他焦頭爛額的時候,他也忘記了你就是一個需要被疼愛的笨蛋。所以你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,不要去依賴別人,但你也清楚感受到,在這個過程中,你失去了一些超級寶貴的東西,你抓不住這些超級珍貴的東西其實。

  你看著別人記錄生活,你感慨真好,他還有一個讓他特別有分享欲的人,你不再像之前那樣感慨真好,這是一個專注于自己生活的人。為何變得如此?你開始覺得每個人的生活都與他人息息相關,很多美好的品質是因為周邊有一個自己關注的人,那個自己關注的人,成了監督我們行為的虛化者。

  可是目前我沒有那個關注的人,我沒有那個想要分享的人。我想要去打擾,可是我告訴自己要理智,他不需要自己。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就真的是這樣,真的就只有自己需要他,他真的不需要自己?你說人生怎么會出現這種不對等的關系。可即便自己這樣感慨,自己也還是在一邊辜負別人對我的真情。

大家正在看

相關作文

免费午夜剧场,久久高清影院,长腿校花揉白腿喷一地水